11:55 发布的文章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南阳游记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p align="center"></p>

寻根启示

        我们家族大约在清朝嘉庆道光年间,从南京上元县(当时地名,现更名为南京市江宁区)迁往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夏镇。始迁来人为我五辈爷爷俞冬阳,号润堂。以下辈分保、德、永、锡(鸿),堂号同伦堂。祖辈迁来前在衙门任职,职务不详。家有顶戴花翎官服官帽,但损毁于文@革时期。当时上元老家迁出兄弟二人,一人迁往浙江省,一人迁徙至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夏镇。


        大约在1942年前后上元县老家在报纸上登载寻找我们。因当时战乱没有联系上。 现在这边俞氏家族已发展到71口人,分居12个地方。老年人希望找到老家续上家谱。恳请俞氏家族成员或知情者尽快联系,不胜感谢。

 

启示人: 俞锡滋
地址: 山东省济宁市微山县夏镇新河南街65号

Email:     2060shuang@163.com,

               9636zhangwei@163.com,

               yu@yuzone.net


电话: 13666378970, 0537-8229343

生命是一场幻觉,而你是我的光

————那年的情书,你还记得么?我总固执地认为,你不来,我不老。

      一年前,或者是更久的日子之前,我被自己困在时间的孤岛,我自言自语说我等待你,沧海桑田也等待你。
      湖泊伪装成天空,命运扮演作旅程,浮尘掩盖了爱情的真相,阳光也欺骗我单一的触觉。于是我决意要盲目,就算看不到每天清晨露珠含泪中升起的朝阳,就算看不到青苔掩映中蔷薇的绽放,就算看不到北风呼啸着带来晶莹的雪花,就算看不到流星,雾霭,彩虹,极光。
      我宁愿想象,想象你的眉目,你的笑容,你的低声私语,你神情忧伤时故作的嘴角轻扬。   
你的心是曼陀罗和玫瑰开遍的城堡,多情处缱绻婉转,清醒时棱角分明。你对这世间有着辽远的理想,你清醒自若,淡泊如菊。你行走在我不可知的道路上,温柔敦厚却又骨感峥嵘。你是这样的令人欢喜,让我青了眉黛,软了腰肢,黑了长发,到了最美丽的岁月来等待你。
      你的眼神深邃,瞳仁漆黑,在深夜里亦有着柔和光亮。你在黑夜中凝视我的目光,让我看到了石头开花,向日葵在月光下不再枯萎,金鱼在逆流的河水中游得欢畅。
      你曾经握着我的手对我说要一直这样走下去。曾经,多美的一个词。让我误以为时光悄然凝固,不曾想到现世的物是人非。你已经离去,我却停留在时光的原地。
      曾经呵,欲语笑微微,妹妹春秋几度。
      何故何故,心绪倾潮难覆。
      谁还记得,是谁先说永远的爱我;是谁站在我的身后,默然陪我看天桥下的车水马龙。是谁,教会我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样令人心驰神往的句子,让我记忆离乱之时却还能些许的忆起过往的素年锦时。
      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你离开我已经一年的时光。并不是生离死别,却是漠然退出。
      如同玫瑰离开极北的酷寒之地,苍鹰飞离乱石横生的山岗,鲜衣怒马的少年仗剑江湖,扬鞭飞奔出破败的村庄。你不必留恋我,我不须苛责你。因着我已经不能温暖你,而你也不会关怀我。
      多少次我试图走近你都发现是徒劳。你是青铜方鼎上篆刻的铭文,你是古老旗袍上镌绣的水墨画。你存活在遥远的时空之中,神秘而又令人向往。
      多少次我试图忘记你亦是徒劳。你是清冷月光下探丸取命的刺客,你是烟雾缭绕中静燃犀角的阴阳师,你存活在我记忆的最原始的荒原,可淡不可忘。
      多年之前,我驻足在你迁徙过的水泽,你是随季节而安的候鸟,栖水而立的英姿黯淡了岸边的垂杨。    多年之前,我喝下你杯中停留的酒,你是寂寞忧伤的诗人,茕然立于花下,怅然低吟: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多年之前,我就记得你的模样。
      你是烟花肆意绽放时的盛大明媚,我是尽头零落渺小的瞬间光亮。你是茫然深海中坚贞矗立的灯塔,我是在彼岸盛开没有来路也没有归途的花。
      你因期待而告别,因爱而受苦。我发誓我要追随于你,你却迷失在鲜艳的理想之中。
      月光死了,诗人死了,爱情死了。凤凰不再涅槃,风信子不再重生。你是守护水仙的神祗,不爱黎明曙光,不爱山林苍莽,却爱上水中的自己。一切最终源于虚妄,归于虚妄。
      我还能有怎样的幻想?我唯独只相信时间残忍,可以带走一切最初的模样,你的模样,我的模样。
      我这样荼蘼不醒的过活,怎么样都还是一样。
      下辈子愿做樱花碾落成泥土,愿做游鱼泅渡冰冷刺骨的深海,愿做白头翁断翅悲鸣,愿做骆驼刺在风沙中孤独终生。
      唯愿得与你相见。等待某天樱花落满你的肩头,等待某天翘首看到你远洋的轮渡,等待某天鸣叫着在你居住的上空盘旋,等待某天奄奄一息遇见在沙漠中行走的你,而你微微颔首,低下沉稳的额。
    生命不过是一场幻觉,可是我要你在。
    生命不过是一场幻觉,而你是我的光

我们

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
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
我们还没能工作的时候,工作也是分配的;
我们可以工作的时候,撞得头破血流才勉强找份饿不死人的工作做;
当我们不能挣钱的时候,房子是分配的;
当我们能挣钱的时候,却发现房子已经买不起了;
当我们没有进入股市的时候, 傻瓜都在赚钱;
当我们兴冲冲地闯进去的时候 ,才发现自己成了傻瓜;
当我们没找工作的时候,小学生也能当领导的;
当我们找工作的时候,大学生也只能洗厕所的;
当我们没生娃的时候,别人是可以生一串的;
当我们要生娃的时候,谁都不许生多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