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笔记 下的文章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程英

寂寞开落的兰花---程英

“问花花不语,为谁落?为谁开?算春色三分,半随流水,半入尘埃”

?倪匡先生说,程英是女中君子,实在深得我心。程英,浙江嘉兴人,黄蓉的老乡。容颜秀美,淡雅宜人,风致嫣然。在《神雕》中,除了小郭襄,程英是我最欣赏的女子。如果拿《红楼梦》中的江南MM们来比的话(我已经说过,《红楼梦》中也全是江南女子,而且是江苏女子),我觉得程英极似邢岫烟,端庄却不拘泥,温和却绝不乏味,恬淡但毫不呆板,清雅安静,象静静开放的空谷幽兰。只可惜这枝美丽安静的幽兰,竟无人欣赏,自开自落,孤芳自赏。

我这人欣赏有艺术素养的女子,程英幼年为黄药师所救,不但学得一身不错的武功,而且在黄药师这位艺术大师的调教下,更颇有音乐和文化修养,懂书法通音律。与黄容一样,还学了奇门五行等怪本事。她的房间布置得清幽绝俗。她一出手便救了杨过,但一点都没有“救命恩人”的驾子,相反,她为他做饭,为他补衣,为他包最正宗的江南粽子,温和安静恬淡如水。她爱杨过,但因为他是表妹陆无双的心上人,她便立刻退让,“君子不夺人所爱”;看见杨过与完颜萍在一起,她先自回避,让杨过完颜萍有时间商量。这些细节,这些行为,的确颇具君子之风。

很欣赏程英,在《神雕》诸美中,郭襄是最好的朋友和红颜知已,而程英绝对是最理想的妻子。美丽端庄,温和恬淡,贤慧大度,又富有文艺修养和高雅品味,如果说黄蓉是贵族苗若兰是小资,那么程英正好介于两者之间。按《CLASS》的话来说:属于中产阶层中的中上层。小龙女心智一如幼女,于世人之礼法人情世故全然不通;郭芙是高干子弟做派,既草包又自以为是,既暴躁又不肯平等待人;陆无双过于刁钻泼辣,完颜萍耶律燕虽纯朴,但少了艺术修为。独有程英,真是最好最理想的妻子。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李文秀

最美丽最会唱歌的天铃鸟——李文秀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天铃鸟是草原上一个最美丽、最会唱歌的少女死了之后变的。她的情郎不爱她了,她伤心死的。”

“她最美丽,又最会唱歌,为什么不爱她了?”

“世界上有许多事,你小孩子是不懂的”

?第一次看《白马啸西风》时候,我十一岁。只知道李文秀是江南人,她的双亲是名震江南的侠盗白马李三和金银小剑三娘子上官虹。她逃难到了大漠,梦中常见到江南美丽的杨柳燕子桃花金鱼。她唱歌如天铃鸟般清柔动人,草原人的人都会驻足聆听;她容颜娇美;她善良宽厚;她聪明极有悟性,武功高强。但是,她居然不爱江南,不想回江南。

?那时候,真是觉得她好奇怪好奇怪,江南多好多美啊。有杏花春雨有杨柳岸晓风残月,有暗香浮动月黄昏的孤山红梅;有戴望舒的窄窄雨巷和撑油纸伞的紫丁香姑娘;有生着浅浅青苔的青石板小路;有美丽古老的水乡小镇;有迷倒苏东坡白居易的西湖风荷;有醉倒秦少游温庭筠柳永韦庄的春水斜阳美女佳人;春天有桃花纷飞如梦秋日有桂花飘落如雨。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有清香碧绿的龙井和碧螺春,还有无数古老的文化和故事。一千多年前,吴王钱谬的一位爱妃回家探亲去了,这位国王锦书一封:“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传为佳话。上有苏杭,下有天堂,江南多美好,她为什么不爱江南,不想回家呢?去问爷爷,爷爷的回答也是那句话:“你小孩子不懂的,等你长大了,就会知道了。”

上大学时再读《白马啸西风》,这一次是真正看懂了。她不爱江南,她不想回江南,是因为她深深地爱上了苏普,她的心整个交给了那片大漠。这一次,我是真正懂了李文秀,这一次,我突然想哭。为了李文秀,为了她深切却无望的爱情,为了她的心,已留给了那片茫茫草原。后来,来到深圳,第三看《白马啸西风》,真正流泪了。我想起了一个网络女写手的一句话:你会因为爱上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市。你会因为留恋一个人,而把心留在那个城市。我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呢,如果不是因为在深圳偶然地遇上了那个人,我现在不是在大气时尚的大上海,就一定是在美丽古老的苏州城了。可是,为了他,我却留在了深圳。是爱情,改变了我的方向;是爱情,让我爱上原本不属于我的地方。

“你若是江南采莲的女子,我必是你皓腕下错过的那一朵”。错过李文秀,苏普,真可惜。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温青青

最不可爱的江南女子—--温青青

《碧血剑》的男主角袁承志,由广东来到江南,有几分象刘姥姥进大观园。江南地方富庶清山秀水,对袁承志来说,真是如同天堂一般。在这天堂一般秀美如画的山水中,当春天降临时,当帅哥遇上美女…..爱情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尽管后来我很怀疑这爱情。因为我们的女主角实在是太不可爱了,金庸笔下的所有江南女子中,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她,我对她的反感程度,远远超过了对那位草包大小姐郭芙。

?我一直觉得温袁之爱,有点象大小武和郭芙的“爱情”,在桃花岛上,除郭芙外,又无二个适龄女子,郭芙生得又娇美动人,若大小武对郭芙毫无兴趣,相反那才怪了,但那毕竟不是真正的爱情。真正的爱情是武修文遇上完颜萍,武郭儒遇上耶律燕,是袁承志遇上艳美无双妩媚可爱的阿九公主。

温青青是以男装出现的,这时的她,是个翩翩美少年。背负大笔黄金,武功不弱,出手狠辣,“人为财死”,果然不错,这温青青,若非袁承志相助,很可能早已命丧客船上了,或者比这更糟。其实,袁温之爱,如同杨康穆念慈之爱一般,从一开始我觉得就得打上两个问号。温青青是袁承志接触到的第一个青年女性,何况是个美貌佳人,两人在客船上就有一段缘份,算得上共过患难。后来在温家,两人月下谈心,发现两人竟然身世颇有同病相怜之处,两人当下便结为兄弟。直到在后来发现温青青竟是个女子,那么袁承志好象非得爱温青青不可了。这温青青心胸狭窄、尖酸刻薄、无理取闹、不可理喻。既远无安小慧之落落大方识得大体,也毫无焦宛儿之精明干练行事周全,更不比公主阿九之艳美绝伦妩媚可爱,甚至连何铁手她都比不上。何铁手虽带三分邪气,但身为五毒教主,不仅武功高强极具领导才干,而且感情上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何况娇媚入骨,活色生香。实在不明白,在《碧血剑》的哪一个女子不比温青青好得多,为何袁承志竟偏偏爱上她,还竟能忍耐她到让人无法接受的程度。

对袁承志恩人的女儿安小慧,她一开始便是冷言冷语地嘲讽,连袁承志一点念旧友之情,她都乱发脾气,还逼着他发誓永不再见安小慧;袁承志和焦宛儿迫不得已避敌于床下,她明知原由,却苦苦相逼,大敌当前,却无理取闹,逼得焦宛儿为了表明与袁承志清白,立即拉来师兄,当着温青青面,要求袁承志作主,成全她与师兄的婚事;公主阿九左臂被砍断,命在悬丝一线,袁承志出手相救,焦宛儿何铁手都出手相助袁承志救阿九,温青青在这时居然还吃醋发脾气,甚至连何铁手她都胡乱猜疑。袁承志多看两眼外国美女,她都生气。真不明白,袁承志何以能忍受她的!很多人都认为袁承志内心爱的其实是阿九,对温青青,能一直忍受,是因为不能负“大侠”之名声,大侠当然是不能变心当薄情郎的。刘宗敏向李自成求要公主,李自成答允,这时“袁承志一听,不由得愕然,心中茫然若失,手一松,酒杯掉在地下,登成碎片”;阿九出家为尼,袁承志一见“心神大乱,不知如何是好”。更意味深长的是,在温青青恢复女儿身后,袁承志对她的称呼仍是“青弟”,对阿九则是“阿九妹子”。金庸于“称谓”是非常注意的。在《神雕》中,有这样一段文字:杨过长叹一声,对陆无双道:“这件事阴差阳错,郭姑娘也不是有意害人。无双妹子,此事今后不用再提了。”陆无双听她叫自己为“无双妹子”,而叫郭芙为“郭姑娘”,显然分了亲疏,心中一喜…… 令狐冲叫任盈盈是“盈盈”; 郭靖叫黄蓉是“蓉儿”;张翠山叫殷素素,当然是“素素”;耶律齐叫郭芙先是“郭姑娘”,后来自然而然称“芙妹”,杨过先称呼小龙女“姑姑”,但后来两人相爱即改称“龙儿”; 可为什么在《碧血剑》中,袁承志却偏偏一直叫温青青“青弟”,叫阿九则是“阿九妹子”呢?实在耐人寻味。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王语嫣

最有学问最没个性的江南女子----王语嫣

?王语嫣小姐武学学问,所有金庸女子,无一人能及。记得上大学时玩游戏《金庸群侠传》,那时候很风行这个游戏的,我就发现王语嫣特别有用,带上她之后,不但男主角本人武功精进一日千里,男主角身边人功力百分点也大有提升,杀伤力大大加强。所以那时我每次玩《金庸群侠传》,除了令狐冲,必带王语嫣。 带令狐冲,是因为他是我的梦中情人;带王语嫣,是因为她实在大大地有用。司马林、姚伯当等人为了带走这个极有用处的小妞儿,大打出手,因为她“简直不是人,是鬼!”有她在旁指点,直是胜过闭门苦练三年。

我想请问一下各位金迷,在《天龙八部》中,阿碧温柔娇媚,阿朱俏皮可喜,阿紫毒辣至极,甚至段王爷的那些精彩情妇们,也都各有神彩。王夫人狠毒霸道,马夫人风情撩人,甘宝宝貌似天真,实则极工心计,秦红棉冷若冰霜却又个性火爆,阮星竹娇媚纤巧极善辞令,而王语嫣呢?王语嫣除了神仙姐姐般的美貌,除了一肚子武学学问,她的个性如何?想来很多人答不上来,因为王语嫣本来就缺乏个性,不但没有个性,她也毫无主见和自己的思想。在王姑娘的心中,表哥就是一切,他说对就是对,他说错就是错,他要东就东,他要西就西,管他是否正确是否正义是否应该,只要是表哥要做的,就一定错不了。旁人的生死痛苦,她更是无动于衷丝毫不放在心上。我一直觉得,王语嫣与段誉一样,是个带喜剧色彩的人物,也不知是金庸先生有意还是无意的安排,她更象个戏台上的喜剧角色,与段公子正好相益得彰。金庸是带一点调侃的意味来写她的。王家大小姐,本是个待字闺中的少女,更是个大家闺秀,可她只要一见到表哥,却一副“花痴”模样(当然,她只对表哥一人花痴),两眼盯着表哥,痴痴不放,一如段公子痴眼盯她一般;只要在表哥身边,旁人在她眼中直是木头,再悲苦再惨烈之事,她也视若无睹,这当然不怪她,因为除了表哥,她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人家轻薄她拿她和她表哥当众调笑,她反而高兴开心。一会儿神仙姐姐般烟笼芍药地出现,一会儿衣不蔽体狼狈不堪在柴房中避难,一会儿晓荷清露般在美丽月色中,一会儿又满身满脸尽沾污泥倒在枯井中。倪匡先生很讨厌王语嫣,很多金迷也不喜欢段誉,因为他老是狼狈不堪,实在不够潇洒,其实不然,只要把他们两个当作喜剧角色看,就一切都可会心一笑了。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阿朱

最俏皮可喜的江南少女—阿朱

有朋友说:阿朱阿碧都是姑苏慕容家的陪衬,一红一绿,一明艳一清丽;一俏皮伶俐一温柔斯文。我只同意一半,阿朱可不是慕容复的“绿叶”,她是乔峰的“解语花”。

很喜欢阿朱,现实生活中,如果有她这样一位快乐又有趣的朋友,必定会增加不少乐趣。阿朱易容术之高,令人叹为观止;阿朱阿碧两位小丫头都精于厨艺,与黄蓉一样,她们的菜肴也不仅仅只是果腹之物,更是美丽的艺术品。在听雨居中,阿朱阿碧做了菱白虾仁、荷叶冬笋汤、樱桃火腿、龙井菜叶鸡丁等等,鱼虾肉食中加以花瓣鲜果,颜色既美,且别有天然清香。其中,碧绿清新,自然出自阿碧;娇红芳香,当然出自阿朱。阿朱俏皮机灵勇敢果决,不逊黄蓉。捉弄过彦之等人,不费吹灰之力;更把鳩摩智玩得团团转;在朱碧双姝与王语嫣、段誉北寻慕容复的途中,虽说段公子自称要保护她们三人,其实,大家都知道,一路上真正的带团领队肯定是阿朱;为了报答乔峰相救之恩,还与段誉一起乔装打扮,大摇大摆,走入少林寺救人。我常想,如果我是慕容复,在一个世外桃源般的美丽岛屿上,又有阿朱阿碧这样两位美丽可爱的小丫头为伴,弹琴做画,品茶论诗,共享音乐之美,更有红袖添香之妙,真是神仙日子,哪里还会日日发复国大梦啊!

在姑苏慕容家时,阿朱心无旁骛,虽不似阿碧般时时念唠着“公子爷”,但对公子爷自然也是十分关切,以致无意间怠慢了段誉。到得后来,结识乔峰,心宜于他的英雄气概,小丫头的心思已经开始不一样啦,再后来,乔峰激于义气,拼死救她护她,阿朱此时早已深深钟情于乔峰。聚贤庄一役后,天下英雄与乔峰为敌,好在乔峰身边,还有一位美丽活泼伶俐可爱的阿朱。阿朱天性活泼,话语间风趣可爱,常能逗得乔峰哈哈大笑,忘却烦恼。阿朱又善解人意,在乔峰心思烦闷时,又总是软语劝慰,解其烦忧。两人相约,待乔峰报了大仇,便在塞上牧羊牧牛,打猎骑马。英雄美人,两情欢愉,若真能双双塞外驰骋,何等美事。可是,偏偏老天不允,或者说金庸先生实在太过狠心,竟让阿朱惨死心爱人的手中,而且死前明明已知谁是亲生父母,却硬生生地不能相认,她内心的痛苦,何人能分担?

《天龙八部》中的三位江苏姑娘,独有王语嫣是幸运的,可惜,这三位江苏少女中,我独独并不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