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笔记 下的文章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阿碧

最温柔可爱的江南少女——阿碧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中,黄蓉是我最欣赏最佩服的,但阿碧阿朱才是我的最爱。黄蓉毕竟还带几分邪气,但少女阿碧,却连骨子里都透着十二分的温柔。

阿碧、阿朱、王语嫣都是江苏苏州姑娘,而且几乎同时出场。但三个人的写法完全不同。写阿碧,是先写她美丽的歌声。金庸是这样写的:“菡萏香连十顷陂,小姑贪戏采莲迟。晚来弄水船头滩,笑脱红裙裹鸭儿”歌声娇柔无邪,欢悦动心。段誉在大理时常读前人诗词文章,于江南风物早就深为倾倒,此刻一听此曲,不由得心魂俱碎。只见那少女一双纤手皓肤如玉,映着绿波,便如透明一般……说话声音极甜极清,令人一听之下,说不出的舒适。这少女约莫十六七岁年纪,满脸都是温柔,满身尽是秀气。段誉心道:“想不到江南女子,一美至斯。”其实这少女也非甚美,比之木婉清颇有不足,但八分容貌,加上十二分的温柔,便不逊于十分人才的美女。且看阿碧姑娘,清纯如秋水,温柔如春风,她诚意邀客。又精通音律,算盘到了她的玉手中,竟变成了一件乐器,她随手拨弄算珠,自成节奏,竟是“采桑子”的弦律。这样一来,就连那个杀气腾腾的鳩摩智,都“慈和含笑,全无愠色”;接着,阿碧又用过彦之的软鞭做乐器,软鞭到得她手,登时发出叮玲东珑几下清亮不同的声音.过彦之本对姑苏慕容一家恨之切骨,但见这个姑苏慕容家的小丫头,秀美如花,笑语嫣然,天真烂漫,竟也不忍拂她之意,更不能对她发作了。在船上,为客人荡舟之余,阿碧又漫声为客人歌唱,歌声柔曼动听,连段誉听了,都以为仙乐。这还不算,阿碧还采摘红菱,分给众人品尝,因见段誉无法剥开,阿碧又笑道:“公子爷勿是江南人,勿会剥菱,我拨你剥。” 看到这里时,我真是爱死了那份体贴温柔!阿碧住的是“琴韵”小舍,在“琴韵”,阿碧用清香碧绿的“碧螺春”和玫瑰松子糖招待客人,段誉一一品尝。这时,对姑苏慕容家恨之入骨的过彦之,实在按捺不住,大发牛脾气,并用阿碧姑娘在船上作乐器的软鞭,将茶几和竹椅都打成碎片。而阿碧姑娘仍是温温柔柔,毫不生气。接着,阿朱化装成白发老人出场了,调皮的阿朱一出场便戏弄了鳩摩智和过彦之,阿碧虽明知这些人来者不善,却仍是柔声抚慰鳩摩智;过彦之由于事先将他自己所坐的竹椅打碎,无处可坐,阿碧姑娘便将自己的椅子端过去,微笑着请他坐下。过彦之心想:“我纵能将慕容氏一家杀得干干净净,这个小丫头也得留下。”这,就是阿碧姑娘的魅力;这,便是温柔娇美的力量。阿碧一心一意记挂着她的“公子爷”,可公子爷虽然待她一直不薄,却根本从未将这个小丫头放在心上。

《天龙八部》的结尾,慕容复发了疯,唯一伴在他身旁不离不弃的,正是阿碧姑娘。此时的阿碧,仍是一套淡绿衣衫,明艳的脸上却凄楚憔悴,但凝望着她的公子爷,却仍是目光柔情无限。我一直觉得金庸对阿碧阿朱很不公平,阿朱死之惨烈凄楚,让人泪下;而阿碧,虽然清丽灵秀,温柔可爱,又精通音律,却是终其一生去陪伴一个精神不正常的男人,还得时时想法,哄他开心,圆他的皇帝梦、大燕复国梦,一代娇美红颜,更不知何时飘零!

金庸先生,何等不公啊!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穆念慈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中,若论最为苦恋痴情者,当推穆念慈。

“人间更有痴于我,不独伤心是小青”

在最新版本的《射雕》中,金庸对穆念慈出身来历,做了较细致的说明,算是对原版的补充吧。穆念慈是杨铁心的收养的义女,她与杨铁心的妻子包惜弱都是临安府人,包惜弱是红梅村人,而穆念慈是荷塘村人。穆念慈生性善良,十三岁那年,见到两个被人砍伤的乞丐,鲜血淋淋,但因肮脏污浊,无人理会,她便扶他们到自己房中,洗净伤口,用布包好,又给了他们几两银子养伤。丐帮帮主洪七公知道后,便教了她一套逍遥游拳法。虽只教了她三天,但她的武功已远胜其父。这一件事情非常重要,如果没有这件事情,也许穆念慈会嫁给一个人品老实武功过得去的普通年青汉子,平平淡淡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但她既受高人指点,武功非一般武夫可敌,加之穆姑娘又生得明眸皓齿,容颜娟好,这才有后来的“比武招亲”,这改变了她的人生。当然,有金迷会说,“比武招亲”的本义是要寻找郭靖,的确如此,但如果穆念慈没有不俗的武功,“比武招亲”又有何用呢?又怎能施行呢?

正是这比武招亲,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她对那位潇洒公子一见钟情,又为他苦恋一生。杨康刚开始对她根本是戏弄欺骗,毫无真情,后来亲生父母双双自杀身亡,他再见到她时,这才有了一些真实的同情,并表示会对她象亲生妹子一般。穆念慈却对他说“我是爹爹的义女,不是他亲生的”,杨康立即心领神会,紧接着,穆念慈又告诉他:“我从京里一直跟你到这里,晚晚都望着你窗上的影子,就是不敢……”。杨康听得她深情如斯,大为感动,这才真正爱上了她。穆念慈一生苦恋,目睹杨康的卑劣,总是一再为他找理由找借口,后来,这借口,这理由实在难以自圆其说了,穆姑娘离开了他,之后,还为他生下儿子。其中,她的心酸心碎心伤心痛,可以想见了。

?其实,对于金庸这样的描写,我一直都很怀疑,一个风流成性又心肠毒辣的花花公子,怎么会因为一个少女对自己单方面的一往情深就一下子真正爱上她呢?而且杨康野心极大,他一直想的是要“娶公主”,“做附马”,最不济也得“择一门显贵的婚事”。在古代,王公贵族们,都会利用缔结姻亲来巩固或提升自己家族的权势地位。并且,王公贵族的婚姻,都必须由皇帝御笔批婚。杨康当然也不能例外。穆念慈虽美貌,但美貌女子,杨康身边绝不缺少;身为贵族,杨康虽不比欧阳克精于琴棋书画文彩风流,却也绝对不少了文华修养。在完颜洪烈的大船上,灵智上人骗黄药师说黄蓉已死于海中,黄药师信以为真,当下长歌当哭,众人均不解黄药师所唱何意,唯有杨康解说道:“他唱的是三国时候曹子建所作的诗,那曹子建死了女儿,作了两首哀辞。”而穆念慈随义父杨铁心长大,除了武功外,她绝无可能受到黄蓉那样良好的教育,也绝不可能有什么艺术文彩什么音乐素养。也许有金迷骂我,替杨康这个“汉奸”开脱,但说实话,杨康人品虽让人不耻,但他的修养素质,却的确不低,就如我们不能否认宋徵宗是个优秀的词人和画家、秦桧是个出色的书法家一样。

我一直觉得穆念慈象马春花,除了美貌和痴情,一无所有。正如福康安虽对马春花有一些感情,但绝无爱情一样,杨康不可能爱上穆姑娘。两个身份地位、文化背影、教育程度、思维方式、生活习俗、人品素养迥然不同的人,要相爱,真的可能性非常小。当然了,也许漂亮的女大学生爱上目不识丁的大款的事,并不少见,但那毕竟不是普遍现象,再说了,现在的大款,是越来越有文化有品味了,其中还有不少海龟,再也绝非二十年前那批暴发户可比。男研究生,爱上文盲小保姆;大画家爱上三陪女,好象也有,但那是轰动性的新闻,正因为罕见,才会轰动,才会成新闻。我总觉得,杨康一下子爱上穆姑娘,金庸先生写得太突然太简单太让人难以相信了。

如果说杨康爱上明艳绝伦、冰雪聪明又与他同样多才多艺的黄蓉,我觉得倒是颇有可能呢。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韩小莹

最平凡的江南女子—韩小莹

平凡,并不等于平庸。韩小莹虽然平凡,却平凡得让人感动。

我说的平凡,并不是指容貌。韩小莹是美丽的,而且是个典型的江南水乡美女。韩小莹的初次出场,金庸是通过完颜洪烈之眼来写的:完颜洪烈侧眼打量那两人时,见那女子大约十七八岁年纪,身形苗条,大眼睛,长睫毛,皮肤如雪,正是江南水乡人物。她左手倒提铁桨,右手拿了蓑笠,露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完颜洪烈心想:“这姑娘虽不及我那包氏娘子美貌,却另有一般天然风姿”。十余年后,欧阳克的八个美貌侍姬,见了韩小莹,仍不禁议论道:“那女子身上带剑,定然会武,相貌挺美,要是年轻了十岁,少主见了不害相思病才怪。”

韩小莹的美丽由此可见,只可惜红颜薄命,她一生没有恋爱过,更没有结婚生子。江南七怪中,一直暗恋她却不敢表白的张阿生,在七怪与“黑风双煞”的一场生死大战中,为了救她而死于陈玄风之手。阿张生临死之际,韩小莹当即表示要嫁给他,以了他平生心愿,张阿生当即大喜,咧开嘴合不扰来。就这样,韩小莹终生未嫁,在春花秋月中红颜老去,最后在桃花岛不敌强敌而自刎身亡。她的故事是平凡的,很少有读者会特别关注她。在金庸的字里行间,我看不出他对张阿生临死前“娶”韩小莹的态度,但似乎从来没有人觉得有什么不妥。不错,张阿生是为了救韩小莹才死的,但真正爱一个人,是要让他(她)幸福快乐,而张阿生对韩小莹这样的爱,难道不自私吗?!自己死了,还要让对方一辈子不能再嫁,这跟贞节牌坊又有什么区别呢?更何况,韩小莹并不是他妻子,又为什么要让她一辈子不能嫁人呢?为什么要剥夺她再恋爱的权利呢?如果我是张阿生,如果韩小莹在我临死前说要嫁给我,我一定会拒绝她。如果有一天我比我的爱人早去,我绝不希望他从此生活在悲伤中,那我死后都不会安心。

韩小莹是浙江姑娘,剑法也是越女剑。让我想起越女剑的创始人阿青姑娘,也是浙江人。她俩会不会有什么渊源呢?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包惜弱

最妇人之仁的江南女子—包惜弱

“枉自温和柔顺,空云似桂如兰”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虽然个个美貌如花,但我并非个个喜爱。这个包惜弱,我就很不喜欢。       包惜弱也是浙江人,还出身于知识份子家庭,父亲是临安府红梅村私塾的教书先生。这包惜弱当然是个美女,生得倒是颇具江南灵秀之气,但如果说黄蓉是金庸所有女性中IQ最高的一个,那这包惜弱的IQ必定得分最低。

《射雕》的故事一开始,便有一个小小的高潮。长春子丘处机、杨铁心、郭啸天三人不打不相识,成为好友。因丘处机杀了大奸臣王道乾,被金国使者和奴才大宋政府追杀至家门口,丘处机将追踪者尽数杀死,杨铁心将敌人全部埋入江边土中。稍微有头脑的人都会知道,这件事一旦暴露,将会带来巨大的灾难,郭杨两家会被诛灭,包括杨妻郭妻腹中胎儿在内,无人可以逃脱。哪知,追踪者中竟有一人未被杀死,藏入杨家松林中,被包惜弱发现。这包惜弱在发现之后,都做了些什么呢?她竟费劲力气,将这人拉入家中柴房,替他包伤,精心护理,似乎她根本不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第二天一早,那人独自逃离,这包惜弱又是怎么想的呢?她想的是“若把昨晚之事告知丈夫,他嫉恶如仇, 定会赶去将那人刺死,岂不是救人没救彻底?”真是最起码的智商都没有,说得好听一点,就是过于妇人之仁。结果,她这一妇人之仁,很快给郭杨两家带来灭顶之灾,郭啸天惨死,李萍流落异乡,杨铁心四处流浪,全是拜她所赐。仁爱与善良,是人类最起码的道德,但仁爱与善良,要看清楚对象,否则会费力不讨好,甚至会带来灾难。相比之下,我更尊敬《飘》中的斯佳丽。一个北方逃兵逃到塔拉庄园,这个逃兵虽然不一定会立即动手杀害塔拉庄园的人们,但庄园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可以果腹的食物、稍微值钱的东西,必然会被他全部取走。在这样的时候,他可以说是直接威胁到了塔拉庄园所有人的生存。斯佳丽开枪打死了他,并且跟媚兰一起“毁尸灭迹”,干净利落地埋掉了。两个弱女子,为了保护自己的亲人,不惜动手杀人(要知道,媚兰跑出来的时候,手中也是拿着军刀的),我觉得她们让我尊敬。如果我的爱人和亲人受到生命威胁,我相信我也会这样做。至于包惜弱不得不追随完颜洪烈那一段,金庸先生的好友倪匡说:这情形很象《红楼梦》中袭人被迫再嫁,忸忸捏捏,掩耳盗铃。说得真好,包惜弱虽然是个美丽又有文化的小姐,虽然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但她说到底,若以《红楼梦》中的女性相比(《红楼梦》也是讲的江南女子,金陵十二钗,金陵,南京是也)只能跟袭人是一个层次,连晴雯都比她强。袭人的判词送给她,也极合适:枉自温和柔顺,空云似桂如兰 谁知铁心没福,王爷终究无缘   

金庸笔下的江南女子----黄蓉

最富情趣,最有品味最贵族的江南女子—黄蓉

蓉儿,当然是金庸笔下的江南女性中,最聪明机灵也最可爱的一个了!她是金庸所有江南女子中,我最欣赏、是佩服的一个。我觉得,不独是江南女子,她也是金庸笔下所有女性中,最富聪明才智的女子。我觉得奇怪的是,人们往往只留意到了蓉儿的聪明俏丽,娇憨顽皮和精灵古怪。其实,蓉儿可不仅仅是顽皮机灵而已,她完全称得上是大智大勇。轩辕台一役,足见黄蓉的智勇双全。当时,郭黄二人失手为丐帮所擒,又被杨康陷害,群丐听信杨康胡言乱语,加之彭梁两位长老又相助杨康,群丐认定郭黄是杀害洪七公洪帮主的元凶巨恶,人人欲诛之而后快,是谁在这生死关头扭转乾坤呢?是黄蓉。她凭借自己的智慧果断机敏,反败为胜,不仅逃脱大难,还因此成为丐帮人人心服口服的帮主。我一直觉得这一段文字中的黄蓉,完全不逊于《天龙八步》杏子林中的乔峰。后来,杨康欧阳峰等人在桃花岛上杀害江南六怪,嫁祸黄药师,黄蓉凭借无以伦比的智慧和勇敢查明真相,更是让人叹为观止。《铁枪庙》一段文字,写得迭荡起伏精彩绝伦,黄蓉的奇智奇勇,真是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在金庸笔下的所有女性中,论智慧果敢论计谋才识,唯有霍青桐或者勉强还可以与黄蓉相较,但相比黄蓉,仍是明显逊色。一灯大师赞黄蓉是“女中诸葛”,黄蓉的确经丝毫不愧于此美称。

细心的金迷都应该知道,蓉儿是浙江姑娘。她住在世外桃源般美丽遥远,童话般缤纷绚烂的桃花岛。桃花岛在哪里呢?在十六回《九阴真经》中,金庸让神秘的桃花岛“浮出水面”。他是这样写的:时当六月上旬,天时炎热, 江南民谚云:“六月六,晒得鸭蛋熟”。火伞高张下行路,尤为烦苦。两人在清晨傍晚赶路,中午休息。不一日,到了嘉兴……两人转向东行……黄蓉知道海边之人畏桃花岛有如蛇蝎,相戒不敢近岛四十里内,如说出桃花岛的名字,任凭出多少金钱,也无海船渔船敢去…… 金庸说得很清楚,桃花岛是在浙江嘉兴附近的一个美丽神秘的海岛。黄蓉是浙江嘉兴人。

黄蓉的俏皮机灵顽皮可爱,实在是让人太熟悉,也让人说得太多了。我只想说说蓉儿的富于情趣和高雅品味。首先,是黄蓉的着衣打扮,颇有大家风范,高贵又美丽大方,当然啦,她扮成小叫花的着装可不算。且看金庸的描写:“只见船尾一个女子持桨荡舟,长发披肩,全身白衣,头发上    束了条金带,白雪一映,更是灿然生光。郭靖见这少女一身装束犹如仙女一般,不禁看得呆了。那船慢慢荡近,只见那女子方当韶龄,不过十五六风年纪,肌肤胜雪,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一身装束犹如仙女,可以想见蓉儿的高华气度了,她着装的品味是非常高的。随后蓉儿在完颜王府中出现,秀美绝伦,衣饰华贵,又笑语如珠,竟骗过了老江湖梁子翁,以为她是一位郡主娘娘。 其次,是黄蓉的家学武功。“兰花拂穴手”,“桃华落英掌”“玉箫剑法”,闻其名,想其形,自然美妙已极。在完颜王府中,蓉儿虽骗过了梁子翁,但不料被彭连虎识破,彭连虎突袭黄容。“黄蓉微微一惊,退避已自不及,右手挥出, 拇指与食指扣起,余下三指略张,手指如一枝兰花般伸出,姿势美妙已极”,这就是黄家武学中著名的“兰花拂穴手”。出手优雅,气度闲逸,轻描淡写,行若无事,要是出招紧迫狠辣,不免落了下乘,配不上“兰花”的高雅之名了。创造这种武功的人,即使不是艺术家,也绝对是个品味和生活方式都高雅不俗之人。黄药师本来就是个了不起的艺术大师,桃花岛就是他最大的杰作。在桃花岛上,黄氏父女抚琴、吹箫、烹茶,观画,品诗,舞剑“桃花影落飞神剑,碧海潮生按玉箫”,多么美妙,多么令人神住啊!在《射雕》中,有一段写黄蓉与郭靖对掌,便用了“桃华落英掌”“她双臂挥动,四方八面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直似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妙在手足飘逸,宛若翩翩起舞”;在《神雕侠侣》中,又有一段黄蓉与李莫愁对打的文字,黄蓉再用“桃华落英掌”,让女魔头李莫愁输得心服口服:李莫愁见她指化为掌,掌化为指,“落英神剑掌”与“兰花拂穴手”交互为用,当真是掌来时如落英缤纷,指拂处若春兰葳蕤,不但招招凌厉,而且丰姿端丽……? 黄氏武学,不仅仅是最高超的武学,也是最完美的艺术。第三,黄蓉的菜肴黄蓉是个真正的贵族,物质上,她的父亲拥有无数世间罕有的珍宝,黄金白银,当然更不会少;生活品味、生活方式、情趣上,更是优雅过人。黄蓉的情趣和优雅亦充分体现在她的小菜上。黄蓉给洪七公做菜。汤是“好逑汤”,取自《诗经国风》中的第一首“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用料有花瓣、樱桃、竹笋、荷叶。花瓣樱桃喻指美人。竹与荷叶喻指君子,君子美人,是以名“好逑汤”。而菜呢,菜是“二十四桥明月夜”,做法是将豆腐以“兰花拂穴手”削成二十四个小圆球,再放入火腿的二十四个圆孔内蒸熟。还有什么“玉笛谁家听落梅”什么“岁寒三友”啦。黄蓉的小菜,不但美味至极异想天开,而且外形美妙,就连名字,都透着黄氏父女特有的高雅不俗。

如果我是黄药师的妻子,纵然早死,也真是心甘情愿!黄药师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奇门八卦,无所不通,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更兼风流潇洒,生活、情趣极为高雅,又对爱人矢志不渝,当然了,还很富有。金庸曾说,世上如果真有黄蓉,而且居然竟肯下嫁给我,那我当然赶快娶,有这样一位妻子,生命更会有无穷乐趣。我要说,如果世上真有黄药师这样的男人,而且还一心一意爱我,那我当然赶快嫁,就算早死,也比嫁个粗俗汉子捱过几十年来得痛快得多。不过,虽说觉得嫁给黄老邪必是生活富于情趣又高雅不俗,但他并不是我的最爱,我最爱的是那位潇洒如诗的令狐公子。扯远了,还是开始下一位江南女子吧。